碳在密闭的空间中安静的发生着放热反应,试剂瓶里苦杏仁的味道和彼岸花的颜色,远比灰暗的海面更加令人沉醉

【狡朱/慎朱】花吐病 短打

一个关于剧场版之后的脑洞

BE预警

 

————————————

“你听说了吗?一系的那个监视官的事情”
“好像,病的很严重的样子”


常守已经休假好几天了,拒绝见任何前来探望的人。连局长也不例外。


“花吐病,病人只会一直从口中吐出花瓣,碰到那些花瓣的人也会被传染”教授推推眼镜,目光却是暗淡的,“吐出花瓣的病人身体会日渐虚弱,直至失去生命”
“真是不可思议,这种病居然真的存在”志恩摇摇头,表示她也无可奈何。
“就没有一点治疗的办法吗?”宜也座看着病房监视器里憔悴的常守,双拳紧握。
“没有治疗的办法,只有…传说”弥生盯着屏幕,面无表情。
“什么传说?救前辈只能靠传说了?”
“那个和暗恋的人接吻就会痊愈的传说?”须乡叹了口气,那种说法是多么不切实际…

整个一系笼罩在灰色的氛围内,办公室的钟表指针转着圈,监视官的生命正在消逝,它即将和针尖的轨迹一样了无踪迹。

时间一天天过去,常守的身体状况有虚弱转至病危,负责义体化的部门三番两次的找她,都被拒之门外。

而过了某一个晚上,她却突然痊愈了。
她出现在办公室里之后大家蜂拥而至,想要一问究竟。
她却不言不语,只是说自己没事,让大家担心了这么久。
大家也都注意到了,她眼角残留的泪痕。
她痊愈了,躲起来哭了很久,很久。

霜月最受不了的事情就是隐瞒。明明痊愈是好事,又有什么好隐瞒于她的事情。

她冲进分析室,想弄清一切,宜也座这次并没有阻拦她。她看见没有值班的弥生不知何时早已在那里。

“你也来了啊,监视官”

金发的分析官脸上写着混合了疲惫的复杂情绪。
分析室的屏幕上显示着机密文件,很显然是被志恩盗取出的。


“我想你应该明白这一切,监视官”



是啊,潜逃犯跑进公安人员的病房,到离开时才被发现击毙的事情,怎么能够通报出去呢。

评论
热度(13)

© 苦杏仁的味道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