碳在密闭的空间中安静的发生着放热反应,试剂瓶里苦杏仁的味道和彼岸花的颜色,远比灰暗的海面更加令人沉醉

短打搬运 summertime sadness

(根据吧友提供的脑洞所写,配合BGM也就是打雷姐的summertime sadness食用效果更佳。
时间设定是剧场版,场景是楼顶,朱妹追捕了最后一个犯人。算是预测结局吧
觉得会OOC,所以谨慎食用?p.s.打雷姐的歌风格不是主流所以有的小伙伴接受不了的话就忽略BGM吧。)

 

 

“我要逮捕你!”  身后传来的,是熟悉的声音。全副武装的男人转过身去,打量着眼前这位从日本远到而来的监视官:有力的手臂坚定的举着实弹手枪,眼神中满是坚定,和正义。要是再可爱点就好了…男人轻笑一声,任自己的面罩和披风从这废弃的楼顶飘落,东南亚夏末的风不和煦地缭乱了他许久未剪的头发和监视官的表情,也给他英俊的脸庞上留下不可磨灭的沧桑痕迹。 
“狡啮…先生?”监视常守朱瞪大了眼睛打量着对面的嫌犯,自己的情绪变得有些控制不住,四年的思念、四年的伤痛同时随着心房的颤动涌向全身各处,思维开始混沌,混沌地令她感到一阵眩晕。“西比拉所谓的正义,我绝不会认可,因此和渴望自由的人们一起反抗至今…”“你们的反抗不会有结局了!你已经是最后的嫌犯!请立刻放下武器……”监视官压低了声音,努力擒住自己的泪水,举枪的双手因为情绪的波动而不自主的战栗着。“可是回去之后等待着我的,只有死刑的制裁了吧。”狡啮无奈的放下武器看着常守,眼神变得深邃…他曾在佐佐山死后无数次梦见这样的结局——自己终于不再被女巫系统所需要后被致命实弹模式化为一摊血水,当然这是遇见常守之前的事情,自从相遇第一天被她开枪打中之后,她的脸庞便深深地印在自己心房的最深处,时刻地与血液混合,弥漫全身。她一直不懈的想要拯救自己,想要阻止自己走上被女巫系统毁灭的道路,可自己终究与她的想法背道而驰了,如今终于和她站在了对立面,可即使是这样,也不能让她看到自己终究没能躲过被女巫系统毁灭的那一刻,而她四年来忐忑的等待和期待以及不懈的努力也会在那一刻化为一摊没有生命特征的血水了…这样的结局,恐怕她有再坚韧的心,也无法接受…
“前辈!”思绪被头顶直升机的轰鸣和人声打断“前辈!快逮捕他啊,我们任务马上就要结束了!前辈 !前辈?”看到举枪的常守前辈毫无反应,而那个被前辈用枪指着的男人却抬头拿出了枪…“嗒嗒嗒…”直升机想要躲避,但是男人的一阵射击还是落在直升机的机身上,“可恶…”霜月拿起主宰者在颠簸中努力的想要瞄准狡啮…“犯罪系数150,刑事科在案监视官常守朱…”“什,什么?”前辈你…那个男人到底对你说了什么啊!霜月扣下扳机,但是并没有打中任何人,此时常守终于因为无法承受顷刻间喷涌而出的复杂情绪陷入真正的眩晕,她听见狡啮大喊着自己的名字,隐约看到世界他冲过来想抱住她,她的感官被耳边接踵而来的爆破声所覆盖…他们都忘记了,放在废弃大楼角落的,定时炸弹…她感到自己在自由落体,气流声因为下落速度的加快而变大,抱着她得狡啮似乎在她耳边说了什么,可是她还在混沌中,听不清…怎么回事儿,自己明明信誓旦旦的说着“我已经做好了心理准备”,可是见到他的那一刻却……他们一起坠落,和砖块瓦砾一起,坠向了最黑暗的深渊…

      ——END——

 

评论
热度(8)

© 苦杏仁的味道 | Powered by LOFTER